Tag Archives: 情人节

少壮不努力,老大当牛郎

今天是情人节,我送老爹上火车回老家,不想,情人节当天,父母却成了现代版的牛郎织女。

老妈在深圳给我们做饭,顺便有空的时候再帮忙带带孩子。老爹主要在湖北老家,平时给人家当保姆,照顾一个87岁的老人,顺带做他们一家的饭菜。妹妹妹夫家里养猪,家里有农田,农忙的时候,一年两季农忙,老爹短期请假回老家帮衬下妹妹妹夫。

过年的时候,也就是父母,老人鹊桥相会的日子。我从婚后,有了孩子,几年也没回老家了。我在北京,那老爹也跟着去北京。我在深圳,那老爹也跟着来深圳,过年和我们团聚。

元宵刚过,父亲回老家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昨天我们去超市回家的路上,老爹一个人在嘀咕,说,我再辛苦几年,就不打工了。然后每年农忙的时候,回老家给你妹妹帮一下忙,平时大部分时间跟你妈在深圳。其实从父亲嘀咕的话语里面,父亲是不想和母亲分开两地的。所谓老伴儿,老伴儿,就是老了有个伴儿,不想现实无奈,老了,为了后代,牺牲了自己夫妻的久伴。

父亲今年63,母亲今年64,好在二老身体还算健康,没啥大毛病。为什么现在的老人闲不住?父亲前几天道出了他自己的想法,趁身体还可以的时候,多赚点钱,他攒点钱,将来等再老一些的时候,生病了啥的,需要子女照顾的时候,身上有点儿钱,安全踏实有保障一点儿。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儿子不在身边,长期在女儿身边,女儿家庭条件差一点儿,女婿脾气还不好,如果将来再没钱补贴一下女儿,那老人的晚年想想的确有些凄凉。

这些文字,写在等高铁的途中,真有些写不下去了。父母为我们,付出了太多,我们真的不能再要求些什么了。想想之前曾经抱怨过父母,人家父母能拿出首付给自己的孩子,在城里安个家,你们呢?父亲读了个小学二年级,还没读完,一场大火,把老家烧了个精光,父亲也就辍学了。母亲压根儿没上过学。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把一个儿子供养成研究生,一个女儿中专毕业。其实,农二代变成城一代,如果规规矩矩,那真的需要三代人的努力。其实父母已经在尽全力了。剩下的时光,应该让父母稍微愉快的安度晚年,而不是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去奋斗在一线。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说的是我们年轻人,应该更加努力的去奋斗。尽量不要让日渐老去的父母,成牛郎织女。

2000年情人节前夜

写于情人节的前夜,又是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多么悲惨,多么无奈。上天怎么这么捉弄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怎么啦?我的思绪已麻木,也是一团乱麻, 渴望成功,渴望,太渴望了,以至于我喘不过气来。我为什么要考研?仅因精力过剩?还是感情失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