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封家书

1998年9月闹退学父亲找姑爷写的回信

庆丰:
你给你父亲写信,早已收到了,只因家庭事忙,没有顾得给你及时复信,让你牵挂了。

关于你在信中告诉一切情况,我都详看了,但我要劝告你的是,还是要在校安心学习,力争学好,弄通理论知识,学得越多越好。中国有句古话:打榨做糖七十二行,行行都能中状元。只要有了本领,这行不行,再干另行,没有走不通路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