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10月14日妹妹的回信

哥哥:
收到你的来信,我很高兴!

十月一日,我们放了六天假,在家中我了解到了你入学当天的情况,我心里也很难受,但是看到伯伯妈那种难受的神色,我只能把自己的不快与难受压在心底,用笑脸去安慰伯伯和妈。在家中,我接到了你的来信,同时在走时给你回了信,也就是十月四日走时投进邮箱的,现在不知你收到了没有。 Continue reading

想回去复读

什么事要思前想后,彻底地搞个一清二白,倘若还是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失败,那么等待你的还是沉痛的伤痛。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试想若我回去,将会是何种场景?家乡人们的失望,众人的期望都化作泡影。老了一年,一年又一年。结果又如何?还有心理超负荷压力,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到时你不疯掉才怪呢。 Continue reading

1998年10月3日妹妹的回信

哥:
你的来信家里已经在9月30号中午收到。当时我念信时,妈都掉眼泪了,这几天我也成天听见伯伯说,对不起儿子,我想伯伯的心里最不好受了,妈知道这事儿也有好多天了,她并没有埋怨伯伯,还一个劲地开导伯伯,要伯伯把心放宽一点儿。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