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攀比

百度搜了下,叔本华,论攀比,居然没有相关显示。这么有意义的话题,哲学大师,居然没有哲理短篇出来,感觉有点奇怪。难道大师把攀比,归类到论虚荣里面了。哎,都怪我读书少,叔本华的书,我也只是读过一本不太厚的哲理美文集。有印象的也就是论死亡,论女人,论天才,论虚荣了。

我说,现代人活的真累。男人比不比,男人也比的。当然,攀比应该是女人最喜欢的。当下,首先要比:是否有好房子,有好车子,有好儿女,这些都齐备了。然后再比下:是否有个好老公。然后再比下:是否有个好工作。这些都没啥好比的,再比下孩子读书的学校。总之各种各样想不到的攀比。当然,攀比不分顺序。

群里有人说,现在的孩子各种攀比,比穿好衣服,比用好手机,比谁的爸妈开车接送孩子是否是豪车。那其实都是大人生活的折射,也不能怪孩子。孩子可能在孩子的年龄,或知道或不知道,父母有的,那不代表是孩子有的。孩子在孩子的年龄其实好好读书,多充实自己,慢慢形成正确的三观就可以了。孩子的世界,现在充满了攀比,浮躁之气,略有遗憾。也不知道孩子将来长大了,攀比之风是否随着孩子变成成人,接着在成人世界里面攀比。

任何物质方面的攀比,最终都会造成空虚无聊。正确的攀比,应该是比一个人是否有头脑,是否过着有趣的,健康的生活。而不是比吃的,比穿的,比用的。再就是可以比一下,一个人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否得到的大于别人付出给予你的。如果真要比,我还是建议自己跟自己比较,比较自己在这么长的人生道路上取得了哪些成绩。

1980年代的爱情

IMG_1592

买了很久了,直到昨晚撕开书皮翻开看了看,书不厚,不到200页,专心看的话,大概不到4个小时,就可以看完了。作者生于1962年,差不多和我小爹一样大,算父辈。

关于爱情,好像不是悲剧,就不像爱情。书中的爱情,或者说故事中的爱情,非常人能够体验。

世间大多数的人们,也就混个吃饱肚儿圆。谈爱情,终究是个奢侈品。昨晚看的是前80页,看了真想去大山看看,山里有那么个喜欢的女子,仿佛置身世外桃源,两情相悦,朦朦胧胧,就此度过一生也没有什么不好。今天看了后80页,结局为什么就不能是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呢?或许是剧情需要,或许是我们就要的是一个故事,一个回忆。

爱情,要不要和婚姻割裂开来看?不带责任的爱情,算不算爱情?或许戴着婚姻的枷锁,让爱情已经变了味道?或许聪明的人们,早已知道,一切终究会归于平淡,回归现实,深情不如久伴,应该是社会的主旋律。激情终会褪去,小说里的爱情,应该是第三种情,介于友情,超越了友情,甚至超越了爱情。你懂我懂,大家都心知。就是不能久伴,仿佛久伴终究会落入俗套一样。

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爱情不仅仅是情犊初开十几岁少年青年的专利,反正很多人一辈子也搞不懂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人到中年,谈谈爱情,无妨。生活依旧如故。

母亲节有感赋得永久的悔

IMG_1110

300页的书,看了200页,一个99岁老人与自己的母亲,在长达100年的岁月里,其实只有短暂的6年而已,这6年还有几年不记事。这也就是大师终身悔恨的一件事。纵使后来大师取得了很好的成就,那又有多少意义呢?人生是有缺憾的。

大师的感情是真挚的,尤其对于母亲的追思。还有对师友的回忆。

结合当下,留守儿童问题。我想,要是人们看见了99岁老人的忏悔,那是断然不会在孩子最需要母爱的时候,做出母子分离的事儿来的。

致伟大的母爱,其实还真是这样。母亲在,家就在。没有母亲在,家其实已经散了。父亲再伟大,也比不上母爱。无论何时,只要回到家,我们开口问的第一句,肯定是,妈去哪儿了,这就是母爱的无可替代性。

读完季羡林大师的人生的境界

IMG_1002

这是看完季老的第二本书,一个晚上看完的。其实关于人生,关于生死,早在上大学的时候,读过一本叔本华的哲理美文集,那里对死亡有更好的表述。论死亡,死亡其实就是一个自然规律,都会面临的一个东西。

我一直以为一个情感丰富的人,是不可能长寿的。没想到大师如此细腻情感的人,能活到99岁,非常神奇。

这本书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师对于死亡,看见的东西除了死亡的终点是坟墓以外,还看见了坟墓旁边的野花,还有在墓前玩耍的小女孩,乐观派。然,人终有一死,从八十岁,90岁,9十三岁,九十五岁,都有说到对死亡的看法,终究还是驾鹤而去。

还有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师对恩师的感情,对母亲的思念,对祖父的渴望(移位到乞丐身上)。

大师还有一些见解,比如爱情,家庭,也是不过时的。

IMG_1003

读完季羡林大师的难得糊涂

IMG_0970

没有细看季羡林大师写每篇文章的日期,感觉这个老人不简单,平和,有些思想应该是超前的。作为随笔,简简单单看看就好,有些文章深度还不够,不过也可能是作者觉得写深了,大家看不懂呢。其实单纯的看,一个老人,活了接近100岁,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抛开大师在语言方面取得的成就,仅仅就说创作,持续写了60来年,真的不简单。

京东搞活动,买了二套大师的书籍,合计13本。虽然之前听过大师的大名,直到大师离世,我却连一篇关于大师的文章也没有读过。

花了三天的样子,抽空把《难得糊涂》这本书看完了。按照我之前的性格,书买了不一定是要读的,可以束之高阁。书刚买回来,儿子三下五去二把书皮外包装撕了,所以干脆抽一本出来看看,也顺便看看大师,一个百岁老人的思想。

没白读,大师是搞语言的,但是文字通俗易懂。除了文中部分引用文言文的段落,因为我们现代人古文基础太差,有的可能无法理解什么意思以外,文章要表达的大意,都是能看懂的。

读书本来就是消遣,我们不是搞研究的。我们也不能功利的读书,觉得有用的才读,没用的就不读。什么有用?什么没用?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师举例日本侵略我们,我们居然幻想去联合国寻找安慰,大国交锋如同德国的大孩子和小孩子打架,丛林法则就是力量就是规则,我们确实是要抛弃幻想了。

大师好些地方值得我们学习,从文字中能看出大师超出常人的地方,比如会背几百首诗词,比如大师创作了60几年,比如大师在语言领域取得的成就,再比如大师八九十岁了还在写作,很多地方值得年轻人学习。我们现在不到40岁,就想着退休,再看看大师,必须奋斗到生命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