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书信|读书笔记

书信,读书笔记

红顶商人胡雪岩这套书值得一看

大约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红顶商人胡雪岩》这套书,匆匆看完了,非常值得一看。书其实早买了,大概2年前买的吧,这种套装书,一直是束之高阁的,最近买了个大点的书架,把之前买的书都摆出来了,所以有时间得以把之前看不见的书找出来看看。

好像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经商必看胡雪岩,做官必看曾国藩。看完胡雪岩,人家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像我的这个年龄,看胡雪岩这本书,纯属消遣了,本身没有带任何目的功利性。如果20出头,能把这套书看看,并且领悟了其中的道理,我想,不管官场,情场,生意场都应该混的不错。40岁才看这种书籍,其实没多大用,因为你的人脉基本形成,即使你有心去拓展人际关系,其实已经于事无补。

红顶商人胡雪岩,之所以叫红顶商人,经商到达了一定的境界,政府赏赐的有红顶子,虽然没在朝中当官,其实待遇比当朝一品大人过犹不及,当然,他没权。但是他有超高的活动能力,能够通过金钱去干预权力。 Continue reading

恶意,东野圭吾2009年的一本小说

恶意,东野圭吾2009年的一部小说。前天看完了。小说精彩的地方在于犯罪动机的挖掘,恶意,嫉妒,可能成为谋害一个人的邪恶种子,尤其是这颗恶种不断的在生根发芽,最终酿成恶果。

这本推理小说,抓住一个个细节,对犯罪嫌疑人的证词,大胆的进行假设,甚至全盘推翻证词,相当有魄力,犯罪嫌疑人本人也是无话可反驳,显示了推理的缜密。

另外,小说还想反映校园暴力,儿童成长,早期的环境对一个人成长的巨大影响。儿童心理不容忽视。

要是没被生下来就好了,读解忧杂货店第三章有感

当然,解忧杂货店第三章,讲的也是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是会和前面第一章第二章,有很好的衔接,作者衔接的很好。这一章,主要故事是,一个女的,怀上了有妇之夫的孩子,犹豫是否要生下这个孩子。因为意外,这个女的死了。一岁的婴儿得救了。一岁的婴儿,30年后,长大了,困惑自己的身世,发出了要是没有被生下来就好了的悲观结论(当然,事后了解到了母亲的不容易,开始以为母亲混的不如意,携子自杀,抛弃了他)。

Continue reading

解忧杂货店,第二章,坚持梦想穷困潦倒,还是子承父业坐享其成?

前天下午去洗车,等洗车的功夫,把解忧杂货店第二章看完了。很温情的一章。本章也是一个独立的故事。通俗的讲,父亲想让儿子接管他的门面房,也算商铺吧。儿子爱好音乐,读了大学中途辍学,但是一直坚持在爱好音乐的路上。坚持音乐梦想,可能饭都吃不上,因为想靠音乐吃饭,太难了。

说这章,比较温情。是因为作者讲述的故事,画面感很强。尤其是男主人公妹妹,质问哥哥将来有啥打算的时候,奶奶去世了,爸爸身体也不好,爸爸今年也60岁了,中间爸爸心脏病发作一次,没敢告诉你。你还没混出个人样儿来,你说怎么办?

最温情的,莫过于父亲对儿子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可能也有类似的体会,年少的我们,有时候可能会想做这个,想做那个。表面上,父母因为保守,可能第一感觉会拒绝,不支持。但是如果你真的非常喜欢做一件事情,我想通情达理的父母,默默地会在背后支持你。

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著,第一章读完,很有创意

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著,也就是写了《白夜行》的作者。这是我看作者写的第二本书,昨晚睡前读了第一章。

很有创意的一本书,人人都有烦恼,人人都需要倾诉。有些想法可能在倾诉之前,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沟通倾诉是必不可少的。

第一章的故事是,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两人都是奥运会候选人,这2人是恋人。女孩的梦想是参加奥运会,甚至站在领奖台上。不巧,男孩在这期间患了绝症。左手是爱情,右手是梦想。现实中,如果你遇到了,该如何处理?

照顾男友,向爱情倾斜,心中的奥运梦想一直不灭;一心为了梦想,放弃了男友,丢掉了爱情,也是女主人公不愿意做的。但实际情况是,女孩子体育训练遇到了瓶颈,体育成绩提高很慢。刚好趁男友患病,想偷懒,想放弃训练,给自己找个借口。在投递书信,一来二去的过程中,女主人公明白了自己真实的内心需求。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也一样,尤其在重大抉择之前。我们内心可能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们要书写,要沟通,要理清思路,要确认真实的内心。在这个整理思路的过程中,答案会逐渐清晰。

再说点儿和本书有点类似的。曾经有那么个网站,网站的主人公布了email,有困惑苦恼的,可以给网站的主人写信。默认情况下,写信的内容是可以公布在网站,发表让大众阅读分享的。站长会选一些适合发表的文字,不经过任何修改,公布发表在网站,其实就是个博客上面。

这些写信,写邮件的人,情况其实和投递解忧杂货店的人,心理是一样的。现实中,找不到合适的人倾诉,但又需要发泄,心理的宣泄。所以,网站投递邮件,也是一种方式,一种减压的方式。这个网站,这个博客,名字叫树洞,不过运行了几年,关闭了。

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公益项目,至少,网站运行的几年,投信的人很多,困惑苦恼的人也是很多的。写信,投递给不相关的人,只是寻找一个出口,真正的答案,还是在写信人的内心里。但是写出来,说出来,会分担一些压力,尤其是当自己内心承受不了这个压力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