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流疫苗接种户口歧视

近期在地铁里明显感觉到戴口罩人群的增加,看来甲流疫情在媒体的报道下让人们有了更多的防护措施,感觉好像是北航10.1后军训死了一个大学生,后来大家才感到原来甲流会死人的。或许是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人们对传染病好像也见怪不怪了,至少我很少采取防护措施,哪一天中招了,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尤其是刚刚QQ蹦出来的新闻,看着就生气,一帮脑残的人们制定的按户口接种甲流疫苗政策,咱也不稀罕什么疫苗,本身就特别讨厌打这疫苗打那疫苗的。在我看来,人本身是有一种保护机制的,打了疫苗对人整个系统说不定是种伤害,所以除了小时候自己不能做主的时候被打了些大家小时候经常打的疫苗外,长大了从来没有刻意的去打过乙肝疫苗什么的。

得,现在唯一祈祷的是,可以感冒,不能发烧。我已经好几年没感冒过了,以前是每年元旦附近,会感冒一次,现在分析下原因是一般元旦聚会增多,饮酒受寒身体比较脆弱易感冒,后来我就很少在元旦附近的聚会活动中喝酒吹冷风,后来也就很少感冒了。最最近的一次感冒应该是2006年元旦,希望还是保持不感冒的记录,不过适当的时候感冒感冒应该会增强免疫能力。

BTW,我的身份证是北京的(户口在武汉),估计可以打疫苗。但总感觉按户口区分甲流疫苗接种人群,实属不妥。或许资源是有限,但是甲流的传播是不长眼睛的,不会看你是不是北京户口。虽然疫苗接种也是自愿的原则,还是应该按照工作性质、易传播人群来截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