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我哭了

大年三十过去很多天了,我的心情也逐渐趋于平静。

其实我过的很好,只是一个人在外面过年难免有些孤单,曾经宅男了5天,大概农历腊月28到正月初三,居然一直呆在一个空间,哪里也没有去,堪称奇迹。

大年三十下午两点多的样子,父亲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了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还没有,有排骨我还没来得及去炖。父亲的一句话“想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年,我眼泪就不得干”。或许是情绪的感染,就在那一瞬间,我哽咽了。三分钟的电话,中断了好几次,最后不得不挂断电话。

无法控制自己,我居然哭了,好歹也奔三的人了。就是无法抑制自己,或许是压抑得太久,需要得到释放。没有来由的哭的很伤心,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直到晚上洗澡睡去的时候,才发觉哭并不好,头有些疼。

想起小时候,家里只要有人大声对我说话,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下来,小时候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这一点儿多半是遗传自我的母亲,眼泪很不值钱。

但长大了,很少哭。有印象的带这次就4次,以后坚强些,男人嘛。

高二我奶奶去世的时候,在被子里偷偷的哭过一次,那时是在学校的宿舍里,想起往日奶奶对我的好,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大一闹退学的时候,看着父亲苍老的身影在火车站离去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哭了,这么大了还不争气,还要父亲这么操劳,为退学还让父亲亲自来武汉一趟,后来我决定不退了,继续读。

最近的一次哭,是7月12号在平乐园开往北京西的52路公交车上,收到某人的短信,大意是深圳晚上的火车有些冷,问候我衣服带够了没有,加上毕业浓浓的离别情怀,在收到短信的一瞬间,我哭了,也是无法抑制自己,幸好那时候带的有毛巾。一个大小伙子在公交车上半边脸捂着毛巾,半边脸望着车窗外,也挺怪怪的,我知道当时有人注意到我,但我无法顾及到这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