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02-2004

昨晚跟隔壁宿舍同学聊天聊兴奋了,睡在床上还睡不着,脑袋特别清晰,或许是还有不到一年要毕业工作的缘故,居然想起昔日上班的种种来,我工作时间不长,也就一年半载,而且是断断续续的,难怪大家都以为我没上过班。我也奇怪了,上过班跟没上过班,平时见了,怎么看的出来,不在办公室里又怎么能检验你到底上过没上过班呢。或许我这人,本身就不够成熟,即使短暂的工作了一段时间,也还是没有脱离学生的稚气。

每每晚上的想法就特别清晰,到了白天,只是还剩下点昨晚的片断罢了,还是找时间好好写写吧,尽管现在作些回忆还尚早,不过有些事情回忆一遍,或许对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有所帮助。

忘了是2002年7月初的哪一天,记得在宿舍看完《蓝色生死恋》后,踏上了南下的火车,跟我一起走的有武汉的几个临时认识的同学,之前大家都不认识,是找工作期间认识的,大家约好一起出发。列车徐徐开动,窗外有几个送孩子的家长,我早已习惯出门,父母当然不会出现在这里,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个女孩子哭了,我硬是想不通,又不是什么生死别离,我们是去上班,但那一幕还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或许是她从小都没有离开父母的缘故吧,我反正从小学5年级就开始住宿,早就习惯了,想想5年级那会儿,两天回一次家,尽管学校隔家有12里地,那个回家的高兴劲儿;其实到了初中我都还是恋家的,尤其是春节过后,往往都不想去学校;高中离家比较远,也就40来里地,有一次去上学,妈硬是要我穿上给我买的棉鞋,我就是闲麻烦,不要,后来据说妈哭了;再后来,上大学,工作,再上学,长期不在父母身边,也就习惯了,习惯一个人,习惯没有离愁别绪。

扯远了,其实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比较失败的,上班上了一周就辞去了,放弃了广州户口,当时感觉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公司名字叫什么来着,忘了,居然连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也不想用google去搜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