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0月12日妹妹的来信

亲爱的哥哥:
刚刚走上工作岗位,过得还习惯吗?

也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寄到你那里去。在家抄地址的时候,由于马虎,我把房间号当作邮编给抄了,查报刊查了一个邮编,也不知对不对?从五一到现在,我们已有五个多月没有团聚了,你想家吗?哥!

暑假中我回去,伯和妈都愁你愁得大病了一场,人也瘦了一圈,这次十一回去他们才又好多了,他们饭量大增,妈和伯一顿能吃两三碗饭。暑假我们教育人事制度改革,函授课只听了一半,还有两门课一节课都没有听,只有等着明年暑假补考了,什么改革,表面是考试加考核,实际上是人整人,通过这次改革,我才真正体会到人心险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生在江湖,身不由己,总有一天,我要逃离这个地方。

暑假在家呆的时间也只有十来天,然后就去襄樊学习,中途又到校,从8月6日到校,一直到9月30日晚才回到家,将近两个月没回家。8月30安勤进来了一趟,给我送来了煤气灶,现在我方便多了。安勤对我很好,虽然我们过着没有多少钱的日子,可是他总是尽量满足我的所有要求,应该说我能参加成人高考并且顺利考过,这其中有他一大半的功劳,从去年到今年,他一直鼓励我,让我有勇气有信心,不是他,恐怕我连报的勇气也没有,每当我做不到题,丧失信心的时候,他总是说:“别急,慢慢来,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还有三四年的机会,今年考不上,只当我们丢了四五百块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或许正是这样的话给我减轻了心理压力,让我考试的时候心理状态特别好,你知道的,我数学特差,由于心理状态好,胆子也大,数学我几乎全靠抄,数学如果不抄点儿,我可能考不到这么多分。不管怎么样,我考上了,我从心底还是感到比较骄傲的,这里面毕竟也包含了我一年来辛苦的付出!

哥,有时候,我也挺烦的,心想,找了个没钱的男人就随便嫁了,今后的日子还不定怎么样呢?心里的苦又不能对谁说,包括父母。挺憋得慌,有时候也难免把这股怨气发泄在安勤身上,可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又让我的良心上感到不安。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过一辈子?到现在,三姨妈,三姨爹他们都还在嫌弃安勤穷,怪我不该就这么匆忙定了终身,虽然他们面上并没有表露,可是我能够觉察出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求什么?又想对方对我好,又想对方有钱,我真害怕有一天混得不如人了,亲戚朋友都看不起,甚至连伯和妈,还有哥哥你都看不起。如果当初让我和安勤分手的话,我想我不会,从我第一次到他单位那儿玩,我就看出他虽然不善言辞,但他细心,懂得照顾人,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结婚近一年来,他对我还真是不错,你是知道的,我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可是他从来没有和我吵过,更别提打了,唉,这也许就是缘吧!

哥,上次打电话,你劝我再读,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了。结了婚,杂七杂八的事儿也多,再让我静下心去学,我想我办不到,况且安勤他很想我有个孩子,我是不想要的,毕竟我自己都还像个孩子,又要函授,工作又在山里,这其间会有很多麻烦,我真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我怀疑我有病,不治不可能有,现在我也不想治,拖两年再说吧!

哥,今年你也二十四了,趁着年轻,谈个女朋友吧!工作要做,学习要学,可是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是要尽早考虑,只要处理好这三者的关系,我想是不会有多大影响的。好好珍惜你现在的工作,从新闻上得知,今年有好几十万大学毕业生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我觉得你还是比较幸运的,珍惜你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争取多学点知识,多长点儿技能,会有出头之日的!

好了,不谈了,啰里嗦嗦地说了这么多,你也烦了,收到信后给我回个短信。

祝:
工作顺利
心情舒畅
妹:荣儿
2002年10月12日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