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30号妹妹的来信

亲爱的哥哥:
昨天收到你的回信,让我感到惊喜和意外,本来,信寄出去都一个月了,我料想可能又像去年那样可能寄不到了,但我正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收到你的信,可真让我高兴得差点儿蹦起来!

开学那天,我的心情确实很不高兴,坐在车上由于心情不好,一直都想吐,虽然那时很冷,我还是不得不把车窗一路都打开着,本来我一直认为到了南漳或许还能玩一会儿,可是没想到一道就要走,心情糟透了,来后一个多星期心情都没有复原。

离上次回家,又过了一个月了,这个月我不想回去了,车费太贵,上次回去,一百元花得差不多所剩无几。五一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我打算四月底跟那些到县里参加自修考试的老师一起回去一趟,我也趁这个机会报自修。

上个星期六全甘溪的教师都去了一趟漫云村,那是什么路呀!全是山路石头路,山坡又高又陡,走得累得半死,天又不作美,去的时候又下着雨,路又滑,虽然打着雨伞,可衣服,鞋子,头发全打湿了,说得是到漫云村搞业务学习,可哪有心情学习呀!汗干了,衣服打湿了,冷得直打哆嗦,领导却说要锻炼锻炼我们的意志。我当时心里想得却是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了。所谓的教室是一间土房子,光线又暗,黑板是两块木漆的长方形小黑板,连灯都点不起,一个学校才三个学生,厕所上面无顶,连我们家那个烂厕所都不如。这个星期六又要到三里巷村去搞什么政治学习,甘溪最远的两个村,说的是去学习半天,一来一回,这样一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哥,照片上的女孩是你的老乡吗?挺不错的,跟大姐长得很像,最近我又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跟去年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学校有个老师要给我说对象,本来我想回绝,也说了回绝的话,但对方硬是坚持让我见一面那男的再说,最后没办法,只得答应有机会见一面再说。我不想留在这个地方,也说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对方说到九集也行,就一起到九集,到九集都那么容易啊!说得倒是挺轻巧。我想到时见了面,那男的也是教书的,在双坪教,不是很出色的话,我就回绝。为什么近几年我总是遇上这样的麻烦事,我厌倦了,也可能是我性格太懦弱,别人说几句就又动摇了,这事我不想对家里人说,我想我已经长大了,我要自己解决,你也别为我担心,趁现在还没见面,我得想好台词,把那人吓跑!

最近我迷上了投篮,每天都玩它半个小时左右,虽然很累,但经过运动之后,心里舒畅了许多,好像出了一口长气一般轻松。目前我的身体依旧还是挺棒的,大病小病都沾不了我的边。我想身体好也是一种幸福,你的身体呢?学习固然重要,但千万别把身体累垮了。现在我可能比过去要坚强一点,已经很少把自己关在寝室里哭了,心情烦的时候,打打篮球,也算是一种发泄吧。

收费还没有去年的好!开学已经两个月了,我们班一万六千多元,我才收了六千多元。算了,我也不想和学生天天为恶,日子总是要过去的,人总不能活在阴影的遮盖之下,要学会坦然的面对一切,人的心胸才会变得豁达开朗。人的一生中总是患得患失,虽然进山让我失去了许多,让我受了许多苦,但同时也让我学会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学会了勇敢地面对摆在面前的一切困难。

四月中旬,我校要举行体育运动观摩会,今天下午班主任们又带领各班训练了一下午,刚刚结束,我的信就是抽这期间的休息时间断断续续得给你写的。每天下午都训练可真累!昨天晚上教师们又排练了节目,十个年青教师跳集体舞要到巡检去参赛。从来都没有跳过舞的我也被迫地跳了起来,还蛮不错的,很带劲!这让教师们活跃了许多。

到山里邮一封信是挺慢的吧,记得上次是3月4号发出去的,很可能过半个多月你才收到吧!这儿就是这样,没有办法,除非快件,可快件又不划算,没什么急事,所以还是邮平信!估计五一前你是能收到的。至于你五一回不回家,自己决定,不要看我,现在我根本摸不准什么时候放假,想家了就回来,不要学得太累。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利用饭后的课外时间我得把信放到邮箱去,明天要去三里巷学习,可能没有时间了。


学有所成
心想事成
妹:荣儿
2001年3月30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