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怪

我好怪
我可以花上半个小时
或一个小时默默地
想你
却又不想去见你
其实我们空间距离很近
很近
近到可以翘首相望
然而心里的默契呢
好像又近又远
因为我怎么也琢磨不透你
你好像紧闭了
心灵的闸门
很死很死
要想敲开她,真的好难
我试着放弃
却又欲罢不能
好像有股力量在吸引着我
说也说不清楚
为何要一下走得那么近
却又一下走得那么远

具体的目标不甚明确
左顾右忌
安能成就伟业
难道真的要惨对将来悲惨的可悲的命运?
今天的急聘
你会什么
却每天仍昏庸地平淡的
日子
却口口声声说
平平淡淡才是真
我不明白
人有时是怎样的人
我不解
也不想明白
我真的迷惑
真的
真的
开始思索大学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明白吗?

如果到目前为止你仍然不太明白的话,那你要放弃手中的活儿了,可否保证学是正儿八经地学,回到寝室得培养文学方面的爱好,这多天来我是否真的变得堕落到不思进取的地步?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