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4月16日妹妹的来信

哥:
钱收到了没有?伯伯说这次给你寄的是三百元,连同金家宽的1500元,总共是1800元。你的信在伯伯过生前一星期收到,不知为何,家里没有收到你的来信。

本来准备下星期到校后再给你写信的。今天我和妈在三姨那谈起了王进毕业后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现在提笔给你写。

王进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毕业了,工作的事情是他们现在最为头痛的事。你也知道去年我没有上岗的那副模样了。现在我就不再形容王进心里着急的情形,最开始李军答应给王进找事儿干,现在李军又反悔了,弄得一大家子人都慌了神。

目前王进想买修车的工具,这一买就是几千元,加上现在生意确实不好做,大多数情况都可能是亏本。所以三姨劝王进不要朝这方面想,希望他能自己走出去找份事做,但又担心外边乱,王进又恋家,家里不放心。

三姨和姨爹想到你在武汉读书,加上我对三姨和姨爹说你暑假有可能不回来,就在武汉找事做。所以他们想请你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份事做,要求也不高,只要与他的专长对的上,不干死力气活就可以。王进的专长你应该十分清楚:机电修理方面,电视,汽车,摩托车他都行,还有零件装配等,电焊一类的他都行。看看你能不能替他打听打听。钱是其次,只要一个月除掉吃饭钱还能有个白把两百块能顾他在穿戴和买一些工具之类的开销就行了。

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多打听打听,你的老师,同学这些人都打听打听,还记得杨善江的地址吗?万一不行找找他,看他能不能帮忙。凡是有希望的都找一找,不要灰心,就把它当作自己找工作一样对待,也可以锻炼自己一下。唉!听到王进和姨爹之间的争执,我心里也很不好过,我自己也是从那步路走过来的,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也感受不到其中的滋味的。我想帮,但我无能为力,怪只怪我呆在这个小圈圈里。我是把希望放在你身上,王进确实是有些才干的,把他窝在家里种田是实在太可惜了。

三姨一家今年也实在是太倒霉了,从正月到现在都没有太平过,起先是王玲脖子发痒那事,又遇上母猪老了跟不上圈,买了个新母猪又被人骗了;姨爹去年快过年因劳累过度加之感冒,咳嗽了个把多月,后又到医院打吊针,查出姨爹有高血压,以后酒也不能喝,肉也不能吃了;接着三姨打农药又中毒了;这几星期又遇上王进工作问题,到最后李军反悔,不帮忙了;上个星期三姨们下的汉秧苗又没出齐,看出的一半也没有,今年的麦子天干又没望。其他小点儿的事还没说,反正他们今年是没有过到太平日子,把人的大脑都操得坏。人倒霉的时候,一碗水都能淹死一个人。

我们家还可以,也没有什么事,这你不用操心。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成不成只要自己尽力了,也没有人会怪你。你们五一是不是放七天假,想回来就回来,杨阔五一前一天过生,在九集办酒席,我们都去。我一个月的工资是338.2元,虽说不能按月领,但总还是年帐,我想你的生活费我还是供得起的。目前我没有别的开销,就一个月交给学校十块钱生活费,吃住在学校,三天一回,我顶多一个月用个一二十元零花钱。开学到现在拿了一个月的工资(从2月份算起),我都交给妈了,要用的时候再到妈那儿拿,反正我自己拿着那些钱也永不出去,还担心丢了。

别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到最后还是希望你把王进的事儿放在心上,多找找,一有消息马上写信回来,告诉我们一声。目前他们家里每个人都为这件事操心,操的饭都吃不进,觉也睡不着,又怕村子里的人笑话。

就此此笔,最好不要到职业介绍所打听,那儿大多是骗人的。

生活快乐,身体健康
妹:荣儿
2000年4月16日下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