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刻私章骗医疗费看民意推测中国的法治之路还很漫长

丈夫救病妻骗透析费续:政协委员捐17万帮退赃,这两天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刻私章骗医疗费事件,尤其是微博的助阵,把一场本来是过期的经济犯罪案,提升到了爱情与犯法的高度。我没有去看微博投票结果,但我猜测多数人会把道德的天平倾向于弱者,会同情刻私章骗取医疗费的北京下岗平民老百姓。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也比较矛盾,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碰巧的是,昨天我去崇文门办事,中午正好在北京医院对面的宏状元粥店喝粥,而邻座就是新闻的男主人公,当然我也是根据他们的对话,以及他不停的接听到记着的电话,还有说他老婆在北京医院6层透析,加之我对网上新闻的了解,综合判断,邻桌就是经济困难,私刻私章,骗取医疗费的当事人。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对面自称是四川人的好心人,对当事人说了如何面对记着,如何要显得谦卑,不要激怒记者,有些记者是好心人,的确想帮你,但是还有些记者就不见得了,有些记者会深挖你的一些东西,会断章取义找出不利于你的地方。

鉴于之前好几起事件,比如药家鑫事件等,都是微博以及网络的推波助澜,民意甚至扭曲了事实的真相,干扰了法律的正常执法。尤其是现在的网络过于发达,以至于网络上的言论甚至达到混淆视听的地步,毕竟了解真相的是少数,经过网络的添油加醋,以及人们根据自己判断的一个想象,完全可以扭曲事情本身。我担心此次私刻骗医疗费事件也会走老路,法院会考虑到民意,肯定会轻判。我的意见是一码事是一码事,犯罪了,就应该按照法律的程序走,只有这样才能有利于法治社会的形成,当法治遭遇人情社会,法治的确很尴尬。

私刻公章骗取医疗费,本来是一场毫无异议的经济犯罪,但是结合本案实际情况,为何民意会倒向弱者的一方?主要原因是:1、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2、本案犯罪的最初动机是为了让自己的妻子多活几年,平凡的爱情在这里显得非常伟大,尤其是以身试法,更显得爱情的可贵;3、大多数人对现今高昂的医院收费有意见,老百姓不能得大病,一旦得大病,基本上都被医院整垮了;4、多数人对现今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不满意,还是不能得大病,我们一旦得大病,看似是被医院整垮了,实际上是被不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整垮了,现今的保障体系,只能让少数人受益,无法保障普通老百姓的生老病死;5、在如此的大环境下,国家不能保障老百姓,老百姓只能自保,自保无门的情况下,只能以身试法,私刻公章骗取医疗费,所以多数人还是理解同情私刻公章骗取医疗费的男子的。

我想说的是,假设再出一个或者成千上万个这样私刻公章骗取医疗费的案件,医院如何处理?法院如何处理?如果这个轻判,这个有困难,可以轻判,哪哪个没有困难呢?有困难要想办法而不是违法。

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缺乏诚信的第三方捐助机构,其实社会不缺乏资金,只是资金没有救助出路,自从出了郭美美事件后,中华慈善基本完了,人们已经不相信第三方捐助机构。像本案的困难老百姓得了大病,完全可以得到社会的救助,而不是走投无路。当然我们这个社会还是有良知的,我们等到事情曝光后,善良的人们,会伸出援助之手,但是毕竟还是来得迟了点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