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的月亮十七圆

凌晨1点11分,临睡觉的时候关掉灯,透过窗帘有荧光,原来是月光。撩开窗帘,脑袋向上看,月亮正好在眉梢之上,此乃天助我也。本已无赏月之雅兴,奈何得天独厚。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此时此刻,我并没有思念我的家人。因为晚上7点多的时候,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了。八月十六是老妈的生日,这个月发工资了寄500回去,以弥补生日不在身边的缺憾。

这个中秋连象征性的月饼我都没有买,还是最喜欢小时候那种里面有冰糖的月饼,还有花生仁。现在即使吃到再贵的月饼,依然找不回那种感觉。印象非常深刻的有一次,父母都还在农忙,都在道场里打稻谷,忙的不可开交,但是又时值中秋,再忙,农村这个节日还是要过滴。老爹老妈大概给了我几块钱,让我去大队部去买几个月饼回来算是过节气,大概是买了8个,多少钱一个?忘记了,毕竟20多年过去了。现在只记得有那么回事儿,好像那时候挺欢快的,大人们忙大人的,小孩子的月饼照吃不误,本身就是一件蛮幸福事儿。

其实这个中秋过的不怎么愉快,但凡假日其实都不怎么愉快,或许是到了一个人始终就是无法愉快的年龄,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今天晚上斜对面小女孩她妈妈路过我屋子的时候,不经意说了句,你们家是单人床啊?我说是啊。说完后仿佛是应该换个双人床了。单人床本身已经说明,暂时我依然没有想找女朋友的打算。可见什么孤独啊,寂寞啊,都是鬼话,要想改头换面,从换个双人床开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