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难得醉一回

十年难得醉一回,昨夜,应该还是昨夜(10月6日),的的确确是喝醉了,确切的说是昨天中午或者下午喝醉了。从中午12点开始喝到下午5点,5点多在地铁里终于终于还是吐了,吐的如此酣畅淋漓,以致于模模糊糊觉得旁边有好几个美女在等下车,依然没有控制住自己,好比做爱到了高潮那之前的一瞬间一样,非人为可以控制,憋了又憋,还是没忍住,或许是地铁里沉闷的空气诱发了吐酒,或许是地铁摇摇晃晃给吐酒创造了良好的摇篮。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抱怨路上遇到的人们呕吐的污物,或许我应该同情某些哥们,哥们以后还是要以身体为重,少喝酒,伤身体。

上次醉酒是什么时候了呢,应该是十年前了吧,大概是99年或者2000年的中秋之夜,当时是和联谊宿舍的mm们一起去武汉地下某个饭馆赏月,当时是和同宿舍的一个兄弟一起莫名其妙的拼起酒来。酒倒没喝多少,关键是喝的太急,大概喝了5瓶啤酒,白酒有没有喝,已经记不清了,当场就在洗手间吐了,那个时候我喝酒基本不上厕所,所以无法拼过那哥们,他胜利了,我被架回来了。虽然被架回来了,但现在我依然记得那晚的月亮真的好圆,那晚过斑马线的时候,大家是如此的搀扶着我,那晚回到宿舍同志们如何帮我脱鞋,都记得非常清楚。

这次又为何醉酒呢?为何10年间从来没有喝醉过,这次却醉了。我一直不知道我的酒量是多少,原因就是很少醉。这次我终于知道我的酒量了,白酒也就是3-4量,啤酒也就是4-5瓶。这次我还能喝,按照我过往喝酒的经验,如果没有喝到感觉苦,那就是能喝,这次还没有喝到苦的地步,但的的确确是吐了,难道是这次大学同学结婚我异常高兴?

醉酒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除了吐酒的那一刻酣畅淋漓外,别的时刻不是很好受。我应该是在快到四惠地铁站的时候吐的,从大望路地铁出来后,害怕再吐,没有打车,没有坐公汽,一个人一直走啊走,走到了北京工业大学。中间大概休息了两次,一次在乐城国际旁边的花丛边儿坐了大概15分钟,一次在北京工业大学靠近京客隆的十字路口那个花丛边的花岗岩台上小憩了一觉,大概7-8分钟的样子。要不是天太凉,要不是岩石板儿太冷,我真的不愿意起来,后来还是挣扎着起来了。过一个十字路口,坐了一辆513歪歪倒倒回到了住处,奇怪的是,虽然喝醉了,但是如果在十字路口有车,我还会奔跑。

回来马上上网查了查如何解酒,把米饭煮上,去街上买了几个梨回来,吃了几个,效果真的很明显,只是头依然很疼。其实醉酒后挺想有一个人在身边的,我居然还上线进群里和大家聊天了,居然还晕晕乎乎看了半集无间道。

身为男人,酒要不要喝?要喝,但是今后我不会喝这么多了,这次醉酒主要原因是喝的太急,每次都是直接干了,这个以后也要注意。十年难得一醉,此次醉酒印象深刻,甚至前几天放假的时候喝50度的烈酒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