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催款

昨天,和我们的业务员,一起跑了三个工地,催收账款。

第一个工地,前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去了一趟,前天说再找相关人员问问,到底款到了没有,甲方到底拨了多少款;我们前天找相关人员核实了下,给我们拨了48万元的款,目前给到我们手里的是40万,年底理想情况是,还能从这个工地拿回8万元的工程款。前天找项目经理的时候,项目经理说,我们有钱,年底肯定结;昨天再去找的时候,项目经理说,甲方钱还没到账呢,到了一起支付。看来8万元,还得缓缓,最理想的情况是,年底能从此工地要回8万元工程款。这个工地是全国十大开发商开发的项目,这还算是结算比较好的项目了。但是拖欠工程款,那是必须的。

第二个工地,石景山三公司,之前我曾经写博客,说过这个公司的坏话,垃圾公司。这次去工地,压根见不到人了。给项目经理电话,要不是电话忙,要不就是电话正在通话中,要不就是转到电信秘书。按照我们目前的分析,估计是年底要回这7500元钱,有难度。我们揣摩,项目经理是不是想把这点小钱给吞了。钱是小事,关键是态度太恶劣,跟我们玩失踪。

第三个工地,河北康城,我们去的总公司,我们在对方办公室呆了1个小时的功夫,至少有5家小分包去要账。河北康城给出的解释是,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工程快封顶了,等一封顶,甲方就会把钱给他们,然后他们就有钱给我们结算工程尾款。目前河北康城欠我们19400元,钱也不是很多,对于做工程的来说,这点儿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每个工地都拖欠我们一点儿工程款,那累积起来就不少了。昨天一大早,我接到一个给我们做无机纤维喷涂施工的小工头的电话,找我询问我们施工负责人的电话,说干了某个工地,目前还差几千元没有结算。接到电话,我对催收工程账款更警觉了。如果我们找总包要不到钱,我们拿什么去给工人发工资?都是一年到头的,都是辛苦钱。

我还想多问一句,那钱都跑哪里去了?甲方,总包,是真的没钱给我们分包?我怕不是真的没钱,有钱也不给,拖着耗着,拿这拖欠的钱,然后再干别的更有投资回报率高的事儿。苦了分包,苦了农民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